当前位置: 哔哔新闻网 > 甘肃医生被砍重伤 > 甘肃:医患之间纠纷谁为信任危机疗“伤”

甘肃:医患之间纠纷谁为信任危机疗“伤”

来源:凤凰网 时间:2018-09-15 15:38:18 | 甘肃医生被砍重伤 422

2011年9月15日,一名三年前曾在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喉科接受手术治疗的患者,因病情反复,愤怒之下竟将当时的主治大夫徐文挥刀砍成重伤。之后,北京同仁医院针对该案,组建了“法律工作组”专门处理相关控诉与维权事务。

全国:医患矛盾集中爆发

2011年9月15日,一名三年前曾在北京同仁医院耳鼻喉科接受手术治疗的患者,因病情反复,愤怒之下竟将当时的主治大夫徐文挥刀砍成重伤。之后,北京同仁医院针对该案,组建了“法律工作组”专门处理相关控诉与维权事务。

2011年10月28日,“八毛门”宝宝强强在武汉同济医院接受巨结肠手术后,康复出院,院方受当事人父亲陈刚之托,发表了一封感谢兼致歉信。信中,陈刚表示“对专业知识的无知及一时冲动,使深圳儿童医院受到社会舆论的冲击,因而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在此我真诚地向深圳儿童医院的全体医生护士道歉。你们当初对我孩子的诊断是正确的,是我错怪了你们!”至此,相较于发生同仁医院医生被砍事件,“八毛门”画上了一个相对完满的句号。但是,深圳市儿童医院多名患儿受“八毛门”事件影响,患儿家属拒做手术,导致病情恶化。

2011年10月29日,广东一男童因手足口病入院,父亲以录音笔记录医生诊疗过程,并找外院医生求证诊疗方案。院方称,家属的多疑和不合作延缓了治疗进程,对孩子康复非常不利。

患者和医生,原本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战胜病魔是他们共同的目标。然而,不断紧张的医患关系让人们不禁发问:医患之间究竟怎么了?

协会:维权新平台

甘肃省患者权益维护协会位于兰州市渭源路。协会会长张学明退休前是甘肃省卫生厅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还有6位成员均是医疗机构退休的老专家。

会长张学明告诉记者,协会是半官方性质,主管单位是卫生厅,主要是为患者维权。由于协会工作人员主要来自卫生厅,因此对医院业务比较熟悉,可以满足患者合法诉求。遇到医患纠纷,工作人员会及时与医院联系沟通。很多患者在出现纠纷和医院接触后无法达成共识,但打官司又耗费精力、财力,协会的成立等于搭建一个双方沟通的平台。

患者维权协会没有会员单位,所有费用由甘肃省卫生厅承担。张学明说,一旦医院成为会员,就会有利益关系,处理纠纷时无法做到客观公正。

不久前,协会对一名副高职称的大夫进行了处理。这位大夫半年多时间使用抗菌素排名医院第一,通过调查,他们对该大夫停止处方权。今年10月13日,酒泉玉门市有位40岁的患者,患先天性心脏病,兰州某医院对其进行介入封堵术,花费3万元。出院后,大约半个月病情复发,再次来到该医院又进行了封堵术,医疗费用1万4千多元。缴纳费用时,家属不干了:“第二笔费用是你们第一次手术失败后产生的,再由我们支付不合理。”

医院和家属在这件事上一直没能达成共识,无奈之下,家属找到维权协会要求帮助解决。接到投诉第二天,协会派出专家赶赴医院调去病历研究。通过调查,专家认为患者家属的诉求是合理的,随后和医院进行协调。在维权协会的协调下,患者只缴纳了3000元检查费用,其他费用均由医院承担。

也有“狮子大张口”无理取闹的患者。目前居住在上海的张某1991年曾因宫外孕导致大出血,在兰州某医院输血。时隔20年后,她被查处患有丙肝,于是专门从上海过来索赔6万元。在和医院沟通未果后,张某找到维权协会要求为其维权。

工作人员通过多方调查了解到,首先,输血并不是丙肝的唯一传播途径,消化道也是其主要传播途径之一;其次,1991年,我国还未要求在血源检查丙肝,直到1994年后才开始查验丙肝.所以,赔偿6万元没有依据。听了维权协会的耐心解释,张某表示接受。

张学明说,从医院的角度看,这些已经退休的老人都是业内的专家,他们的观点更能服众。对于每一起上门反映情况的医患纠纷资料,协会都精心制作了来访登记表,将调查过程、调查结果、处理意见等都详细登记在案,留存档案。从成立之初到现在,维权共30余起。

医生:一个高危职业?

今年,正在白银市某医院值班的年轻大夫张黎云接到120急救电话:国道109线发生一起车祸。赶到现场的张黎云看到,一辆越野车和一辆卡车相撞,越野车司机伤势较轻。运送至医院后,张黎云和同事为越野车司机进行轻伤缝合处理。

“虽然他没有明显神志不清的临床表现,但为了防止脑出血等情况,我建议他做一下头颅CT检查。”张黎云表示。

然而,越野车司机身上的现金不够,只能坐在过道里等待家属和同事。大约20分钟后,一群手里拿着安全帽的人冲进医院,情绪非常激动:“为什么不给伤者治疗?我们会欠你的钱吗?有个三长两短,你就完蛋了!”

一番谩骂、威胁之后,一位情绪激动者甚至拎起手里的安全帽,砸向张黎云。

张黎云选择了逃跑。“我怕挨打,他们情绪很激动,怎么解释都不听。”

张黎云委屈地说:“医院规定,除了一些急危重病人可以开通绿色通道外,其他轻微伤的患者都是需要先交纳费用再检查的。”

甘肃省患者维权协会专家胡振环退休前曾经是著名的外科大夫,外号“胡一刀”。他说:“维权协会实质就是维护患者合法权益,同时去维护医院正常的医疗秩序,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作为患者,毕竟医学知识有限,而医学又是一个复杂且细致的学科,随着社会进步和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人们对医院的期望值增高;人们对医学知识有所普及,但往往知道的不彻底,就造成不了解,不了解就不理解,不理解就不谅解,不谅解就产生冲突,包括语言甚至肢体上的冲突。”

在医患关系越来越紧张的情况下,医疗队伍也存在不满情绪。不久前,中国医师协会发布的《第四次医师执业状况调研报告》显示,48.51%的被调查医师对当前的执业环境不满意。82.64%的被调查医师认为,目前医患关系紧张主要是由于体制造成的,主要包括医院管理体制、补偿机制、医疗保障制度、法律法规等因素。

“非典时医生是白衣天使,特殊时期过了医生就成了白眼狼。”公众对于医生职业的极端理解,很多医生表示非常无奈。

当然,也有一些事例证明,医生在治疗或者接诊过程中,会出现失误或者懈怠。今年夏天,白银一位4岁的小孩在吃饭时不慎将馒头卡在咽喉部。家长将孩子抱到医院进行抢救,在其后近1个小时的时间里,主治医师以身体不适为由,未进行救治,导致患儿最终窒息死亡。家属开始在医院闹,堵住主治医师的大门,“既然你不出来,就永远都不要出来!”最终,在公安机关介入下,才将事态平息。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大夫表示,医护人员态度不好,在很多医院都存在。但是,主观贻误患者病情的也是个别情况。绝大多数大夫的初衷,一定为患者减轻病痛的。

根据多年从业经验,胡振环认为,在医患关系中,大夫存在的问题是:说得不够——该说的没说,可能存在的无法避免的并发症没有给患者说清楚;说得太绝对——口口声声药到病除,结果恰恰相反,这就容易导致产生矛盾。

“但是,误诊、误治,或诊治不当,我们一定要为患者讨回公道。”协会会长张学明坚定地说。

未来:推行第三方调解

业内人士呼吁:不要一出现医患纠纷,医生就被绑上“道德和技术水平”的十字架,这是不公平的。在每一场风波中,患者、医生、大众都不是赢家。

兰州铁路医院前院长周振宣表示,医学是个发展的科学,医院医生的初衷都是为了把病治好,诊治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人本身的机能,免疫状况,过敏程度,承受能力,都是未知数,也许用在每个人身上都不一样。“现在因为信息不对称,造成很多患者和医院沟通起来有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应该主动和患者交流沟通。”周振宣说道。

在解决医患纠纷的漫长过程中,不少专家均表示,医患纠纷不是单纯的医患矛盾,仅靠医患双方努力无法解决,还需要社会各方形成合力。要从根本上杜绝暴力事件的发生,关键在于完善法律法规,建立良好的医患纠纷处理制度。

对此,张学明和他的这帮“老同事”们无疑走出了第一步。张学明坦言,“社会需要这样一个中立的协会帮助患者的同时也帮助医院化解矛盾和纠纷。”

维权协会本身属于卫生系统,但却是单方面为患者维权,会不会让医院等业内人士产生质疑或不满?张学明坦言,这种情况肯定会发生,但我们必须要到公正、公平,不偏袒任何一方。

根据卫生部要求,今后我国将普遍推行医疗纠纷第三方调解和医疗责任保险制度。医疗纠纷人民调解组织受司法部门业务指导,独立于卫生部门、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在医患双方自愿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独立调解,且不收取任何费用。

医患

之间

近来,国内发生的几起医患纠纷,又让人们把目光聚焦到日趋紧张的医患关系上。

记者在甘肃省卫生厅了解到,相对于全国来说,甘肃医患矛盾还比较缓和。去年9月,甘肃成立患者权益维护协会,这在全国是首创。协会通过调解、仲裁、诉讼等方式解决医患纠纷,畅通医患纠纷调处渠道,维护患者的合法权益。据了解,这里已经成功处理了数起医患纠纷,正成为医患之间的桥梁。

标签: 医患 信任危机 信任 之间 危机 纠纷 甘肃

评论: